Google毁掉了服务业?

我敢打赌,标题一定吸住了你的眼球,是不是?呵呵,在某种意义上意义上,我要说Google……,或者更准确的说,是Internet本身,可能已经毁灭了服务业。第一,我为什么要说这么骇人听闻的话,第二,如果我说的是真的,这件事就有有百害而无一利吗? 但是,如果你想想有互联网之前的情况……我记得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为了应付学校做研究报告……老兄,那可真是太烦人了!我要去当地的图书馆去搜索那些书。还好,那里有台机器你能分类检索馆藏的和同城馆藏的图书。但是我通常是问图书管理员的。她会根据我给出的主题检索图书,然后给我一份图书清单。 如果大多数好书都在借或逾期未还或在另一个地方,我会让管理员在图书归馆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或者我可以去另一个图书馆借。 这样的事通常要要花费一个下午的时间……甚至是一整天…… 然后,还要浏览借来的一本本纸质印刷品,检索信息,插上书签,也许还要复印(花钱的,当然了),然后做笔记…… 我不知道公司里这些事是如何运作的,我只知道在公司里谁负责调研一个新的商业项目,或法律问题,或者任何,也许是新的或者不重要的情况。我记得我在一家机械工厂——barridon飞行器公司——里,是雇一个顾问来培训工人的。 但是……现在……我想这已经极大地减少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用老去图书馆,带书回来,再来做研究,我们可以”Google”一下。并且大多数时候,我们要找的研究报告和摘要就在那……所有的馆藏图书,还有图书报告,Google都收录了,它们就在那。 所以在从业人员出卖专业知识技能的服务业,我肯定需求是减少了的……因为每个人,每家公司都觉得他们可以自学了,或者在网上快速、廉价、轻易地完成。 于是,这既是一件好事,但也有点风险…… 说它是好事是因为它使资本的小公司迅速获取信息,与较大的公能够支付咨询费的较大公司抗衡。 说它危险是因为他让人们觉得他们不需要咨询业内专家了……但我觉得我们中的大多数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自己动手(DIY)…… 然后突然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其成本比花钱咨询专家还高。但是一开始是不是就愿意付钱,或者我们能花得起吗……所以DIY也比束手无策强得多,对不对? 下面是一些更常见的用Internet和Google DIY的例子: *法律问题——比如注册商标,专利权, *国际贸易——比如从中国采购 *修理自家房屋 *房地产——购买、出租 *金融服务——退休金规划 说”毁灭”也许有点危言耸听了……我想MBA的课堂上也许会叫它”分裂性技术”,但说毁灭性更有噱头。 …

两个渔人的故事——抑或是人生的教训?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又回想起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我想那是和蔼可亲、值得信赖、懂得放松朋友Scott Katin讲给我听的。可是,在我开始品头论足之前,先让我尽最大努力把它复述出来。 ——————————————————————————————————————————————————————————————————————————————————— 两个渔人的故事 安静的海滩边,两个渔人并排坐着。他们每天都捕鱼,一些用来果腹,一些卖钱糊口。他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人生,他们分享彼此的故事,并且常常在一起聊天。 一天,其中一个渔人说道:“我想成为一个人物……我一定要成为大人物!我要去实现抱负,我要去闯荡世界,我要去建功立业! 另一个,安于现状的渔人说:“祝你一切顺利,亲爱的朋友,但我还是喜欢这儿的生活。” 于是头一个渔民离开了家乡,去做他刚刚说的事,他努力学习,在公司办公室里找了一份工作,爬上了所谓的“职业阶梯”,积累了自己的财富,有了香车,有了权力,有了退休金。 后来,在公司的渔人离开了公司的世界。他退休了。 ……你觉得他退休后会去哪里……??? 他回到了渔村,拾起鱼竿坐在了老朋友的身边。 他转过头问自己的老朋友:“过得怎么样?我怀念这里的一切。我拼命工作,小有成就,赚了点钱,你看着我。” 昔日旧友回答道:“欢迎回来,在你离开的时间里我一直享受着这里的生活。” ——————————————————————————————————————————————————————————————————————————————————— 那个故事应该让我们所有人深思。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呢?赚钱吗?创业吗?不,虽然一些人也许真的以此为傲,但是我们在这里是来享受生命的,是来与所爱之人分享故事的,是来将知识的星火传递给子孙后代的。 靠在椅子上的时候我就会想:我活得怎么样呢?我在这儿,在中国,在地球的另一端,与家人和故乡的朋友天各一方。他们还在故乡“打渔”,同样的,他们期望我一切顺利。而我,我想要成为东西方交流的桥梁。我热爱和热切而期待的中国听众分享我在美国的故事。而且,我正要给一所当地大学——暨南大学深圳旅游学院——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做一场客座讲座。讲座的内容主要是中国电子商务和美国电子商务的异同。 所以我正努力把注意力分从赚钱上散出一些,分散到分享和学习上。而且,我意识到生命的真谛是什么。如果我能够帮助别人摆脱思想禁锢,成长自我,也许我就能对“离开自己的渔人村庄”问心无愧。 你是否也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为什么离开自己的“渔人村庄吗”?告老还乡之时,你又将交出怎样的答卷?仅仅是财富吗?还是还有其他?

新机会——开酒吧?

最近有点失眠,因为想得太多了,所以不如把我的思绪写在博客上…… 我刚刚在博客上写了生意上的更新,有趣的是另一个机会出现在我眼前–做一个酒吧的合作伙伴……我一开始甚至没想过这个想法,但是我决定过去看看究竟。 巴西烤肉餐馆旗下的一家分店, 想要在后面的露台上开一家酒吧。经营者正在寻找一个积极的合作伙伴经营推广新酒吧。 这是上星期的事了,现在我已经和许多人谈过此事了,一般的回答是我的事请已经够多了,怎么可能再抽出时间?说得很对,我也同意…… 但是,我同时又说了,这是对我的酒吧用品事业很好的补充,能够推广我的生意,同时也能提高我的互联网营销的技巧(不过这次更多的是本地搜索)。 如果我成功发挥我在推广和创新方面的特长,同时又为酒吧找到直奔主题、了解顾客的员工,那就太完美了。 除此以外,这个酒吧会帮助我加深关于中国餐饮业运转方式的了解,建立我生意上的人脉关系,我也可以常来转转。 还有,这也可以成为我在中国生意的现金流……在任何生意中,现金都是至关重要的,在中国做生意尤其如此。如果频繁的从银行帐户上取出现金,可能会导致资金损失。如果这个事业能成为一个”现金奶牛”,为我的其他投资提供源源不断的现金,那为什么不呢。 当然了,上面是我的如意算盘……可是时间、精力,还有风险,都成问题。的确,是生意就有风险,这我也同意……但是我更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loadpipeshang上。但是也许这个酒吧可以资助它,因为我想自力更生,只要可能的话。 组织和推广社交活动一直是我的爱好,早在高中就开始了。为了举办舞会,我要协调发放传单、在午餐时间的宣传,还要负责音响、音乐、DJ和门票的协调。 我想这件事我志在必得,但是我也要我确定我在时间管理和分权上足够聪明……我决心要像Donald Trump和Richard Branson那样,拥有多种生意和投资……这看上去充满诱惑,充满挑战,而又趣味无穷。 希望你们也能同意我的想法! 发表于2009年10月7日,原文)

近几天的旅行——南京、厦门、宁波

过去的几星期我一直在几个城市间飞来飞去,于是很多人就问我怎么回事,到底上哪里去了。所以,尽管follow我twitter的朋友应该知道得更多,还是让我用这篇帖子说说细节。 南京——几星期前,我花了几天时间第一次到南京旅行。南京是中国一个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一度曾是中国的首都。我到那里的主要目的是参加SMX(搜索引擎营销博览会),那里我参加了网站用户界面分析和点评的讨论。我还首次宣布了我的新工程——loadpipe.com,那将是一个网上的订单履行和发布平台。 我得以见到中国互联网界的一些新面孔,也找到了如何通过香港公司解决我的Google adsense认证账号的问题。(有在Google adsense工作过的熟人就是好!) 我还逛了逛夫子庙——让人激动的一方面是它的规模。我去了一个贡院,贡院里有大厅也有很多单独的小房间,那是为想为政府和皇上工作的人准备的。据说考试要持续很多天,但是这些小房间里只有地方搁一套桌椅,所以参加考试的人实际上考试的几天都睡在自己的桌子上。可能这是个提醒中国学生必须勤学苦读的纪念物吧。很多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到这个博物馆来祈祷好运,并且那里还有一块石头,据说跳过去就能魁星高照,金榜题名。我注意到中国人能在任何情况下睡着,今天看到他们还得在考场上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我还在南京看见很多不错的公园,还能泛舟,可惜一直没机会租一艘小船。还有一个很酷的军事历史博物馆,我在那里玩坦克、大炮,还有飞机! 宁波——上礼拜我去了宁波,那也是浙江的一个城市。有两个主要目的,一是我在那里有家工厂要去看看,还要讨论关于开发新产品的事情。但是第二个,更重要的,是在浙江为loadpipe投资项目建立一个配送中心。 谈生意就意味着大吃大喝一番,虽然我了解的大多数文化都是如此,但在中国这是被特别强调的。我还记得在一个宁波酒吧里干了一杯又一杯的BUDWEISER啤酒(在中国喝美国啤酒真是太搞笑了,可是它毕竟是进口的) 我还被邀请到一个当地的农村小学做客座教师。我想那一定会很有趣,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答应了。第二天的晚些时候,他们说不用了,因为“猪流感”H1N1爆发了,并且外国人一定携带某种病毒!!我有点沮丧,但是损失更多的是他们……我本来也只是要义务上一节课教一些13岁的小孩ABC的,不过。 这个礼拜的早些时候,我去了深圳的一家大学并与之合作招收实习生。我受邀作为嘉宾主讲美国的商业,重点讲电子商务和互联网!我的确很期待! 厦门——就在这个礼拜我在厦门。在这我拍了“几吨”照片——他们说这里就相当与中国的圣地亚哥,我也同意。我以前只去过那一次,但那次没照这么多相片。城市的天际闪烁着环绕建筑物的LED灯带,并且这座岛城一面临湖,一面临海。 在厦门我为loadpipe制定了一个计划,也为它找到了一个盟友,这个盟友会在渠道和物流方面提供支持,这样我就可以专注于技术和营销。看起来双方都能为对方提供很多,并且在自己的领域十分擅长。我还得起草一些协议,但是我已经很兴奋了! 我还在厦门游览一番,看了大学、寺庙和几个园林。走了不少路!!那天下午我发现一些外国酒吧,比如说londonner, jj (texas ya’ll) ’ nd 和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