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是可怕的野蛮人

想要改变我的观点,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这里很想探讨一下亚洲的事实:白人被贴上了吓人,甚至是野蛮的标签。 唔,如果你要找“白”人的来源,你就会来到欧洲——一个被自相残杀和入侵他国的炮火蹂躏了一遍又一遍的地区。 今天的“美国人”实际上主要是欧洲来的移民,接管“原住民”的土地后定居于此。 看看历史,好像一般都是欧洲或者说“白”人在探索异邦的土地,伺机扩大帝国版图,增加自然资源,指定它的语言为官方语言,散播它的名字到世界各地。 这样看来,这真是伟大得很,不过这取决于你在看硬币的哪一面——作为在家里的欧洲白人公民——很好,我们在援助穷困的国家,传播先进的教育,投资基础设施…… 也许,从那些“欠发达”国家的观点看,你已经对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国家很满意,你从没有请这些“白人”过来“援助”。 当然了,我给出的是极端的观点,还有其他的观点和角度,每个国家都各有不同…… 有一点得明确——一个较发达的国家会消费更多的自然资源——迫使那个国家的统治者或政府给它的国民提供更多的石油,粮食,木材,金属,等等——所以……一个人很可能就此对一国向另一国靠近的理由作出假设。 好了,烦人的历史就说到这——今天——白人仍然很恐怖,因为这些出国的外国人大多爱挑衅/爱冒险——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呆不下去了。 还有,当我到菲律宾的时候,有一些女孩告诉我她们被这些白人吓坏了……于是我就注意观察了一下白人——主要是中年或者更老些的从陆军基地搬出来的老兵。大多肥胖,留着长长的马尾辫,要不就秃头,还有纹身——所有的都单身想要配对。 我要也是个菲律宾女孩……我也会害怕这些白人!!! 一天晚上我和邓少伟一起听音乐,我放了一些我收藏的……“积极进取+催人奋进”的hip-hop美国音乐。一首很特别,是关于一个夜总会保镖的“你XXX就不能进,我要揍得你头破血流(摔门声)”…… 对我来说,那很好玩,在纽约简直习以为常(美国很大,所以我也不能说全国都如此),但是对一个中国人来说——那既疯狂又粗鲁,而且闻所未闻。 甚至有一天,我要去一家公司,所以我直接过去敲门看看老板是不是有空——我的中国同事跟我说我不应该这样做,因为人家会以为我“疯狂”。 这大概是另一个原因:“白”文化通常更坦率,激进,直白。 还有,旅行——探索和主动接近,的确会迫使一个人/一种文化变得更像这样。 刚刚不过是个人看法……现在,当看到我镜子里的白皮肤,把我也吓了一跳……哈哈 (发表于2009年11月5日,原文)

阿甘和盒子里的巧克力

 当我把自己的博客命名为“追求幸福进行时”的时候,其实还和那部名叫《阿甘正传》的电影有关。去已经看了无数遍了,而且上星期天晚上又看了一遍。的确,那是部老电影了,而且也许评论也又几车多了,但是我还是想说说我的理解和评论。   乐天知命——的确,可能他不是最有才智的人,但是他能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让命运带他到他该去的地方。看起来命运从不会让他失望,每当生命中显现一道新的门,他喜欢它,并且接受它…… 顺其自然——“生命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样”。玩好自己手中的牌,不要抱怨你没有的那些,你是抓不到它们的!玩好你的牌! 乐于奉献——不要担心是不是会有回报!无条件的付出,并且希望大部分人都会怀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心,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助你。 情感后盾——他遇见了很多人,在他的人生旅程中,但是他始终和那些信任的人心心相映。他对别人的性格有很好的判断力,对方也敞开心扉信任他。 什么是爱——也许阿甘有点“笨”,但他可不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累积,我越来越意识到简单的生活能有多美好。我们聪明反被聪明误,想事情想得过犹不及(我尤其如此),而实际上,我们应该跟着心的直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不是为其他的利益–不管是金钱,地位,家庭意愿,还是为了事业。生命和爱就是和那些与之相聚能感到幸福的人共度时光。 让别人从你的创意中获益——他免费分享他的创意,笑脸T恤衫,“shit happens(天有不测风云)”的汽车贴纸。他顺其自然,让别人从他本可以投资的创意中赚钱。 钱——“所需不过如此,余者皆为炫耀”。我喜欢这种理念。当然啦,未雨绸缪攒点钱也是应该的–尤其是看到美国人一直来的储蓄习惯。 让我想家——看着在越战服役之后,大学毕业之时,还有生命中其他值得记忆的时刻,跑回家到妈妈身边的阿甘,我意识到和所爱的人在一起共度时光是多么重要。小时候父母陪伴着我们,给我们换尿布,听我们抱怨,不遗余力地把我们塑造成今天的样子。为此,我们应该感激终生,尽可能地陪在他们身边报答他们的爱……但是,我却在地球的另一边,每天竭尽全力有所进益……而且他们也理解……但是我还是热切地思念着他们。 当然,我经常看《阿甘正传》也是为了寻找动力。一个“傻子”是将生命原封不动的接受的人,把握好命运发给你的牌,把它玩好。为它干杯。 (发表于2009年11月13日,原文)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成为下一个Donald Trump?

记得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常常仰起头,看着身边的成年人,哇,好高,好聪明,好有阅历。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我,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像当初仰望大人的小男孩一样看待我自己呢? 的确,我现在已经28.5岁了,我是幼是长,是尖是傻,是久经沙场还是涉世未深——不。 我已经不是那个小男孩了,那为什么我不能成为下一个Donald Trump Richard Bronson , 或者  Steve jobs呢?因为资本不够多?因为人脉不够广?是因为学校不够好,不! 只是因为我们,我们本身,画地为牢,阻挡了我们前进的脚步…… 即使是今天,我也不断为自己感到惊奇,我有了一间像样的办公室,优秀而又勤勤恳恳的员工,永远支持我的朋友,还有与我风雨同行的忠实的消费者…… 但是…… 我还想实现更多。我能实现我的梦想,我必须保得持信心,不去想登高的艰辛和摘星的几率。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种心态……这需要每天练习,我们对生活的期望要重新校正。挑战自我。 但是,也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尤其是做生意的时候——我感觉差不多每一天都有人想从我身上“揩油”,想方设法占便宜。 当然了,这是生意……这也提醒我们我们应该得到一个合理的报酬,我们在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时候是有价值的。我想那就是为什么体育明星大体上也以会做生意闻名。他们这道这是游戏,是赛跑,是战役,是比赛。我们得目不转睛地盯着球,同时也要抽出时间看看星星。好哦!现在就让我们起身为它奋斗吧! (发表于2009年11月3日,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