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参加中菲婚礼

回到美国已经有3天了,有趣的是我去参加了中国小伙和菲律宾女孩的婚礼 – 因为这两个国家是我这两年呆过的地方… 婚礼在唐人街,回到纽约后我第一次到唐人街。真的很酷..我在唐人街看了下未来前往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的巴士网络。我喝唐人街的手机店聊天…抱怨美国的手机网络,并比较中国和其他的国际网络。 唐人街的人知道我知道的东西,也经历了我经历过的,关于旅行,货币换算,移动网络…就是在婚宴前一个小时左右认识了唐人街的一些人。     在结婚喜宴上,看到很多不同年龄,文化,背景的人…。白人,黑人,中国人,菲律宾人。。。婚宴中式化多一点 – 食物和环境是中国的,但舞蹈应该是菲律宾的。   我尝试用中文和服务员拿饮料,但服务员并不回应,只是想让我说英语…我说了些很有趣的中文俚语…但无论如何,但是那些服务员并不觉得好笑或开心…后来婚礼上是菲律宾舞蹈… …我不记得在菲律宾有看过… …我拍了一堆照片– 我觉得它更像夏威夷舞蹈… ..无论如何,舞蹈跳得很棒! !在饭桌上我和他们分享我在中国和菲律宾的经历…一个女孩出生在菲律宾苏比克湾,但从小移居美国…她说没有吃过那些我在菲律宾尝试过的怪异食物!我告诉她,那些是她祖国的食物,她需要去尝试下… .. 哈哈哈   …

欢迎回到纽约!

  哈哈,我终于回到美国!一路艰辛… ..在一个大型喷气式客机后部,旁边坐着4个华人家庭,他们的孩子跑来跑去,一会婴儿在哇哇叫… ..抵达纽约迟到45分钟… .. … …关口有点乱…就像一个马戏团。当时有从意大利到达的飞机… …因为好多中国和意大利人不知应该走一个出口– 一切都是英文。… …一些中文翻译者开始帮助翻译和分流… …然后我顺利的从美国公民道通过……     I我很喜欢纽约的态度,在几个小时前听到些工人在聊天… …所有的对话都是英语… …到处都是。听到俄语,意大利语,中文,韩文和其他各种语言都是极少数。 我过境时候非常酷… ..我的样子一定像地狱出来的… 2天没有睡觉…周围是华人家庭的不耐烦尖叫包围,海关警察问 你好吗,我笑了,说 …

教美国文化,让我思考

今天刚到达马尼拉,收拾好行李,重新开始按美国时间工作.早上10点到晚上7点.需要培训三个员工,并准备一些培训演讲,感觉自己近来象个ppt机器了.我们浏览了美国的电子商务,思德通公司的介绍–这个是我迄今最喜欢的一个.   美国文化的认识:与美国客户交易的电子商务业务该议题是相当有趣的:•了解美国背景 •独立的思想家 •自由是非常重要的 •了解不同地区的美国 •美国东北部(纽约) •东南美国(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 •西海岸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 •中环美国(芝加哥,密歇根州) •耐心的美国人 •现在最想要的 •作为一个真实的人 •不要成为一个机器人 我做的最好的幻灯片,让我觉得很重要一点是了解美国的文化背景,概述如下: •年轻的国家,赶走英国人而独立 •大熔炉,融合多种文化和世界各地人民     – …

从大学到现在我并没有多大改变

  我和我的老朋友哈桑在打包行李,他明天从香港飞到北京,我返回深圳。我们已经有四五年没有见面了,以前我们在Stevens科技学校一起读书,参与同一个兄弟会,毕业后也在纽约合租1年(2003 – 2004年在纽约市)。他似乎更成熟和显老一点,他10月份开始在博思管理咨询公司做顾问主管。对于我的变化,他说了以下有趣的几点: –外表没变,无论体型,还是娃娃脸… ..是的,我同意他的说法,我的样子和大学时候一样,还是娃娃脸…我在大学时21岁但看着像15岁,我现在29岁看着像21岁的。他说看起来年轻那不是坏事,但对我来说,我总希望自己看起来像个成熟点的商人… ..   但或许这娃娃脸也挽救了我的生命!我常常被误以为是大学生,特别是在一些危险的情况下,我相信它救了我! 应力水平 – 是的,,,,,我还是大学时候兄弟会的mickey (在兄弟会我的绰号是MIKEYYYYYYYY!)。大学时也是很奔波忙碌,参与了各个俱乐部…现在不同的是为公司和业务奔波… …与香港会计师会议,银行业务,总是做不完的事情… 在大学时候我一整天都背个大包,里面有我所有的书,我的体操服,笔记本电脑。我是为了避免浪费时间回到我的宿舍去取东西。我想充分利用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是的,他像很多人一样,告诉我我需要冷静一下… ..要停止这样做这么多事情,需要有选择和找到重点。我知道我应该听取这样的意见,但得先让我完成我的美国之行。 . –为什么我把一切都放上网?哈哈,我记得我1999年首次注册michaelmichelini.com 时,他曾经和其他兄弟会的人取笑过我…。我还记得那些… …

参观在深圳的LED厂

在13号黑色星期五 – 我知道有点迷信,但无论如何,我去了拜访LED倒酒器的LED发光二极管厂。一直在利用各种渠道寻找最好的质量(亮度,焦点),最好的价格。下午出发去参观罗湖区的LED工厂。 虽然我不是侧重于从亚洲或者新中国的新产品采购服务,但是参观工厂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开发LED倒酒器犹如是坐过山车那样惊险的一路走来,我已经结交了很好的朋友,以及认识了一些在这博客上写负面评论的人,(猜测是我们的产品让竞争对手担忧)。但是,这就是生意,就是生活! 我的风格是先投进去,再继续学习。从不害怕失去,也不怕无法承担。有人说是消极的,有些人说这是积极的。不过,我确实学到了有关新产品的设计,专利,商标,成型,装配,包装,分销协议,不胜枚举的东西。 我也变得对LED的规格越来越专业。它有角度,还有一个MCD的亮度,取决于颜色,大小,形状。 LED的世界正在蓬勃发展,一切从家庭中头顶照明到商业照明所有这些有趣的小玩意,都有LED的作用。 这工厂也有一些其他产品 – 发光眼镜,射击眼镜,冰桶。我在这工厂的样品陈列室也看到竞争对手和其他分销商的产品。 这让我意识到在中国做生意,对新产品设计,开发,经销都已经受到重重挑战和威胁。必须不断的学习经验做好准备。 回到中国,回到工厂… ..我想到了更多….    

尽管没有共同语言仍然学到很多

Posted on : 12-08-2010 | By : mike | In : business 0 我承认…我从未有兴趣或有技巧去学习其他语言。我是一个“传统的美国人“,我的想法是      为什么不是人人都会讲英语?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的中文水平有点提高…我期望能学的更好,然而,我没有上过正规的课程,只是请过家教和在旅游中或者酒吧里听别人说话.现在我在旅游或者饭店里大部分时候能和别人沟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