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美国行总结

          在那三周里每隔2-3天就飞到其他城市,真的挺累的。但是让我再一次大开眼界,扩展了我的人生经历。现在我更强烈感觉我是属于中国了,我想为中美的网络和电子商务做桥梁…是个很大的挑战,我爱挑战!   下面是我这三周美国行的总结:   洛杉矶-参观了中国物流公司发起的洛杉矶电子商务中心。很奇怪,飞机上呆了15小时回到美国,但仍然感觉自己还在中国,在唐人街吃着中餐,周围见到都是中国的工人…   新泽西州-参加好友Julian的犹太式婚礼。我大学的几个好友都结婚啦,只剩下我单身的了。参加婚礼的众多好友都是在美国工作,并结婚。只有我这个单身汉在他国创业的。   纽约-和供应商和销售讨论关于New York Bar Store的新方向和目标。参观了霍博肯的一个共享办公室。住在几个朋友的家里,沙发,客房….   佛罗里达-和父母,叔叔和祖母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和一个会计谈论关于注册美国公司的事情,和更多的酒吧产品分销商见面。   加利福尼州-在洛杉矶见到Piotr和他新生儿子Jakob,和他妻子Julie。和他们聊了我在中国的经历。讨论了关于怎么样把更多的美国人带到中国。   旧金山-谈生意。拜访了电子商务中心和IT公司。见到朋友Dave,他一直住这里做贸易生意。还见到一些中国朋友,大家一起吃饭并讨论关于网络和生意的发展。   总结一下,这次美国行在生意方面做了不少:参观电子商务仓库,拜访经销商,找酒吧产品的销售代理,在史蒂文斯大学演讲。个人方面:参加了朋友的婚礼,见了家人朋友。每次回美国,都是这样,生意和个人事情都兼顾。   此时我正在旧金山往北京的飞机上写这个博客。。。不准备15小时都睡觉啦,我要看书,写博客,做计划。。。。激励自己继续努力奋斗。

参加朋友的犹太式婚礼

     听起来就像电影名“我朋友的犹太婚礼”,我这篇博客是在婚礼后一天写的。这个隆重的婚礼真是值得上电视!      这次我回美国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参加这个婚礼,我大学的好友成员中的最后一个Julian也结婚啦!他的老婆Tanya我在去年已经见过。     去纽泽西州的纽瓦克市参加婚礼的前一晚,我还在洛杉矶见的我的生意伙伴Lisa和她老公,我们吃完晚饭后我再赶完机场左10点半的飞机去纽瓦克。匆匆忙忙的,最后幸运的赶上了这班机。我的两个好朋友Giuseppe 和Tayan到机场接了我,我们一起到了Giuseppe换上了西装。    在11点15分左右我们全部准备好了,12点左右到达了Julian的家里。Julian拿了咖啡和百吉饼招待我们,我们一直呆到2点左右,然后开车到新娘家。在Tanya的家里,我们照相,一直到4点左右开车前往市郊俱乐部-婚礼举行的地方。一共有10个伴郎,8个伴娘,我们全部坐轿车前往俱乐部。5点钟到达那个豪华俱乐部,我们坐在一个化妆间边吃东西边聊天等候婚礼仪式。 大概6点左右,我们到外面照相,喷泉,大水池,很美的风景。。。。这些照片很漂亮珍贵。       7点左右,我们到大堂迎接过来参加婚宴的宾客。 在宴客厅,有自助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酒品。。。。宾客们尽情享用。     大概8点左右,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宾客们都到了外面的露天广场。双方家庭一共有大约200多宾客,也有众多的摄影师在照相。这是我参加的第3个犹太式婚礼了。我最喜欢的是仪式的最后环节,新郎走上前踩烂一个杯子,说着 Mosltoff 然后亲吻新娘,仪式就结束了。 婚礼仪式结束后,宾客们再回到宴客厅,此时有乐队在表演,大家起舞,气氛很好。晚餐在11点正式开始。    我很喜欢参加各种不同文化的婚礼,去年我也回来美国参加了我朋友的中菲式婚礼,还有印度婚礼。。这次是犹太式婚礼。。。都各有不同,都很美好。

各种深圳团体项目活动

现在我在深圳湾到香港的巴士上写这个博客。前几天在香港和Boot hk的员工开会,讨论了关于在深圳的发展,和szteam共享办公室的进度。事情似乎越来越顺利了,我很开心。 今天是周日,我好好想了下以后在深圳和中国南方的一些会议和活动计划: 交流项目-让外国人到中国熟悉和了解网络环境,seomoz.org 有介绍。我手上有大量的优秀工厂可以带他们去参观, 交流。 实习项目-tropicalmba.com在做的,他们支持我在中国做宣传,我有朋友也很有兴趣投资这个项目,希望我能经营。在深圳租一个大公寓,供实习生住和工作。 培训项目-目标是中国的外资公司。向员工培训销售和市场知识,还有SEO,我手上有大量的POWERPOIN和经验分享。 共享办公项目-szteam.com很快启动,7月21号下周四晚上正式启动派对。 电子商务会议-shenzhenmarketing.com,自从1月份开始,我们每个月都有举行一次研讨会。 生意人“闪电约会”或配对-这个周末认识的靓女凯特,她希望我能在共享办公室举行一次深圳生意“约会”。开始我还真以为她说的是征婚约会,但其实她指的是有共同创业目标的人的交流,并不是男女间的约会。 深圳新创公司-shenzhen stuff上面已经有这样的一个团体,专门指导帮助新创业者。希望可以找到个项目导师能开展下这个项目。 很多朋友问我,做这些怎么赚钱啊!但是我相信,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然后就知道怎么去赚钱了。这正是我在做的。 我喜欢组织这些团体项目活动,认识更多的人,喜欢做销售和市场推广。

选择了不做决定却仍然在做决定

      昨天晚上我打了许多电话到美国,有打给供应商的、给客户的、给会计的、给商标代理人的,还有打给我的父母的。而且我还试图联系了一些老朋友。由于时差的关系(北京比美国早12个小时)使得我和另一半地球上的朋友保持联系变得越来越困难。       现在我在亚洲呆了将近4年了,已经习惯了白天做中国这边的工作,到了晚上就处理美国那边的事情(大部分是打电话),(这种工作方式)让我有点疲惫。如果我想在中国获得更多的客户和关系网络, 就要经常和他们一起吃饭、喝酒(应酬)。现在除在了中国频繁的旅行外,我觉得和美国的联系越来越少了。       也许这正是我所想要的呢。我经常为美国的经济前景而担忧,我选择离开美国到中国来的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的商业机遇和长期的增长潜力。另外一方面,我曾希望我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我不希望看到美国的经济走下坡路……       如同这篇博文的题目所说的那样,许多人选择忽视做决定或者是推迟做决定,其实不做决定本身就是一种决定。       当然,要做出一个决定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害怕犯错误。生活中充满了变数,许多人想要或者希望由他人来帮其做出决定,其实那也是一种决定。       我已经做出了将要继续留在亚洲的决定,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我的生意就在这里,我的朋友Sarah今天在Facebook上留言给我,她的留言促使我写下了这篇博文。 Sarah——-Mike       所以很明显,这个吸引了我的注意。Sarah 是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她来自新泽西州。她了解我自从2007年离开纽约后的所有故事和挣扎。       以下是歌词,我在可能使Sarah想起我的那部分有趣的地方做了特别标注。 Good Life – OneRepublic 好生活,演唱歌手:一体共和 Woke up in London …

深入菲律宾文化——能不能去棉兰老岛呢?

回到菲律宾有几天了。在首都马尼拉,我们一直在忙的草创的办公室所在的城市。昨天(星期天)Marie邀请我跟她陪她的家里人去生态公园,一个很受欢迎的带公共泳池和野餐区域的公园。公园建在树林深处,颇有热带风情。不过看到那个游泳池就感觉又回到了美国 旁注——到这的路上,我了解到我的名字,Michael——被简写成KILL(译者注:意为杀,其实更应该是Kell)——只留下我名字的后半部分……好玩吧! 我见到了Marie的姑姑和三个兄弟。他们从老家棉兰老岛来马尼拉(在菲律宾北部)探亲。在我越来越深地“潜入”菲律宾文化的时候,我越来越强的感觉到他们的文化是多么彼此不同。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政策,自己的主要宗教信仰。比如,在我待的地方,主要是基督教或者天主教。但在菲律宾南部,在棉兰老岛,主要是穆斯林教。还有,棉兰老岛那边还有很多部落战争,很多关于外国人(白人,但是连非棉兰老岛的菲律宾人也自身难保)失踪/被绑架,或者被谋杀的报道。棉兰老岛对外人(白人)有有一种嫉妒/仇恨的情绪。这些人压迫着他们,掠夺着他们的自然资源(比如石油),目的是为了自己祖国或人们的利益,而不是当地的百姓。 Marie的兄弟们昨天也再那,我就开玩笑说要是我和他们一起回去,我一准没命了。我说我应该买件T恤,上面写着“我不仅自己一文不名,老家也不会有人为我赎身”。其中一个大哥,那个几个人中较“强壮”的告诉我说我要是跟他去那,我一点事儿也不会有。我的确听过这个风景旖旎的地方,那里纯净而迷人。他们告诉我我不妨去射击场一展拳脚,练练RPG啊,ak47步枪啊,45毫米手枪啊,随便我挑。作为一个“爱冒险”的(或者爱犯傻的,看你怎么说)美国游客,我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把这个贴在我facebook上的时候,我收到了多达一吨重的反馈,全都说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比如下面的这些: Michael Michelini刚刚被邀请去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穆斯林地区做一番旅行,这里绑架杀害了很多白人……他们说他们会保护我的……还会教我怎样用枪 正在想要不要去呢……要不要去呢……?? 17小时前·评论·喜欢/不喜欢 查看评论(24)隐藏评论(24) Troop Onezerofive和Dartanion Reed喜欢该条目 Brian McKeon 千万别去招惹穆斯林,mike,他们激进起来简直是疯子 Grace Gonzales 我可不认这是一个好主意 Cindy Budhu …

拥抱文化差异——不要拒绝——电影《世界是平的》

在菲律宾我把星期六晚上花在看一部名叫“世界是平的”的电影上,这部电影在国内非常热。虽然我从没去过印度,但是我在德意志银行的时候确实有点沮丧,因为我错失了这个机会!那是在纽约,我当时在前台工作,我的经理就过来问我要不要到印度去训练后台客服,如何更好地协助前台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一笑置之……我当时还考虑过来的……但最后我还是拒绝了,因为我听说到时候得接种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牛痘疫苗(要种在肚脐眼上!)——而且我觉得呆在纽约更好,可以增长经验。 没人不恨印度的外包。我2002年开始工作——2003年在纽约的整个部门就开始蒸发了……美国的员工要训练来纽约/新泽西的印度人,使他们熟悉工作。 我,一个毕业生训练计划的新员工,很确定我的饭碗是安全的……我的工作就是管理外包队伍,协助一些在交前台部和印度的后台办公室之间的沟通工作。我记得见过四五十岁的员工在那吓得要死,因为他们的部门就是下一个。我当时是在中台工作的,所以我夹在交易销售部门和管理股票证券组合的后台部门之间。 当时在IT部也有我的朋友,他们已经学会管理他们的印度外包队伍了。一个美国的IT毕业生,刚刚走出校门,就管理一队印度程序员为他们的金融市场开发交易平台 绝对是一段经历……一段疯狂的经历。意识到我们必学学会在这个世界“游戏”中立于不败之地。看看这个在工业,在商业的趋势吧,该如何定位自己以保持自己的价值。 现在回到今晚的电影的主题上来——“世界是平的”是关于一个美国呼叫中心的经理的,他的美国呼叫中心被外包给印度了,他必须训练管理他的员工,直到他们能胜任自己的工作。 我觉得对他的经历有点同感,我在菲律宾的时候,我也试着训练和组织当地的队伍来更好的管理系统的流量。这是文化差异的问题。而且是双向的。不仅仅是印度(或菲律宾)的员工学习了解美国的文化,公司的管理者也要理解和尊重当地的文化! 有一次,我得说我是“世界是平的”理论的忠实拥护者。特别是这些菲律宾人,英语差不多是标准的,人又善良又温和(几乎太温和了……因为我是一个有点“粗鲁”的美国人,没多少耐心)而且他们渴望工作。他们要机会,要工作,要学习和成长! 我很想知道这个世界50到100年后的样子。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更好的理解和尊重彼此的文化。科技在发展,世界在更好的沟通……我不断为被科技带来的虚拟办公室感到吃惊,它能更好的管理时间、数据、密码——它使“世界办公室”的梦想更加贴近现实。 但是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和尊重文化,无论它是来自地球上的那个角落。把心门打开,勇于尝试新事物…… (查看原文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