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朋友的犹太式婚礼

     听起来就像电影名“我朋友的犹太婚礼”,我这篇博客是在婚礼后一天写的。这个隆重的婚礼真是值得上电视!      这次我回美国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参加这个婚礼,我大学的好友成员中的最后一个Julian也结婚啦!他的老婆Tanya我在去年已经见过。     去纽泽西州的纽瓦克市参加婚礼的前一晚,我还在洛杉矶见的我的生意伙伴Lisa和她老公,我们吃完晚饭后我再赶完机场左10点半的飞机去纽瓦克。匆匆忙忙的,最后幸运的赶上了这班机。我的两个好朋友Giuseppe 和Tayan到机场接了我,我们一起到了Giuseppe换上了西装。    在11点15分左右我们全部准备好了,12点左右到达了Julian的家里。Julian拿了咖啡和百吉饼招待我们,我们一直呆到2点左右,然后开车到新娘家。在Tanya的家里,我们照相,一直到4点左右开车前往市郊俱乐部-婚礼举行的地方。一共有10个伴郎,8个伴娘,我们全部坐轿车前往俱乐部。5点钟到达那个豪华俱乐部,我们坐在一个化妆间边吃东西边聊天等候婚礼仪式。 大概6点左右,我们到外面照相,喷泉,大水池,很美的风景。。。。这些照片很漂亮珍贵。       7点左右,我们到大堂迎接过来参加婚宴的宾客。 在宴客厅,有自助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酒品。。。。宾客们尽情享用。     大概8点左右,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宾客们都到了外面的露天广场。双方家庭一共有大约200多宾客,也有众多的摄影师在照相。这是我参加的第3个犹太式婚礼了。我最喜欢的是仪式的最后环节,新郎走上前踩烂一个杯子,说着 Mosltoff 然后亲吻新娘,仪式就结束了。 婚礼仪式结束后,宾客们再回到宴客厅,此时有乐队在表演,大家起舞,气氛很好。晚餐在11点正式开始。    我很喜欢参加各种不同文化的婚礼,去年我也回来美国参加了我朋友的中菲式婚礼,还有印度婚礼。。这次是犹太式婚礼。。。都各有不同,都很美好。

生命何其脆弱——18岁工厂工人跳楼自尽

和Lammy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富士康又出了一起自杀事件(是的,就是那家生产优质apple iphone 4和ipad的的工厂)。这次是一个18岁的实习生,不是在深圳市的,而是在一个更内陆的城市 我不想对这件事再说太多,我以前为双方都发过帖子—— a)从工厂工人一方,被施加了太大的压力,在工厂同事面前就因为做得慢而丢人现眼,工厂的工人为不断上涨的生活费而举行罢工 b)从工厂管理层的一方,生产经理们受到保持低廉成本和外企不断上涨的工资的巨大压力(就像我一样)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很非常有趣的过渡。它必须从从事“低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产品的生产和加工过程过渡到生产“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端用户”的产品线。中国政府正在极力缓解这个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它不仅面对着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货币压力,而且面对着高通胀的风险和食品、原材料价格上涨的矛盾。 但是这些关于自杀的事情还是让人黯然神伤。这是无可估量的损失……没人想看到这样的不幸发生。这是来自客户的(那些做买家的公司),投资者的,和消费者的(嘿,我可不想iphone涨价)压力,传导到管理层,最终转嫁到工厂工人身上的结果……他们被迫加班加点,或是为提高效率而精疲力竭…… 所以我和Lammy就为这个聊了很久…… 人会不会生来就为了让他们的家人更好过而自杀呢?哇……Lammy让我对这个问题想了好多……这个终极的牺牲……你死了,工厂就给你的家人一笔客观的抚恤金……那样的话这个工人的家属就有足够的钱送他的孩子上学,送他的兄弟姐妹上学。这样,就可以用引爆流行理论来解释了……也许这些自杀有以下后果: 哇……Lammy让我对这个问题想了好多……这个终极的牺牲……你死了,工厂就给你的家人一笔客观的抚恤金……那样的话这个工人的家属就有足够的钱送他的孩子上学,送他的兄弟姐妹上学。这样,就可以用引爆流行理论来解释了……也许这些自杀有以下结果: a)改变工厂的管理方式 b)使那些工厂工人的家属过上更好的日子,受到更好的教育 所以,真心希望这些凋零生命没有白白流逝…… 11:52pm Lammy 另一个富士康的员工,一个暑期实习生跳楼了 12:08amLammy 贴上去之前先把我的英语改得地道点,哈哈  11:45pm …

当网友死了或是人间蒸发

我昨天和Raine Liu待了一会,她正着手建立自己的贸易公司,主要经营电子配件。她帮我把东西从一个办公室挪到另一个(幸好她有辆车)办公室+修改我的互联网并且把一些产品发往美国——她提到了关于她“美国网友”事。不是……这可不是网上约会一类的事……当在网上做生意的时候,经常发生的一件事就是本该联系工厂的事情往往是通过skype或MSN聊天完成的——把你加为好友,即使生意还没做过,这两个人也许相互感兴趣所以一直保持联络。把关系搞好,不时联系一下,也学什么时候就有用了,是不是?所以Raine和这位比她年长一些的美国商人的联络保持了好几年,而且还挺频繁的。 闲话少说,她说对方是一位年长些的很成功的新泽西商人。她把他的网站给我看了(但我要保密),并且请问打听一下他是否建在……问我在美国是不是有数据库或者什么系统能查到,还问电子邮件被废弃的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去世了或者失踪了或者住院了…… 她说他是一个很风趣的男人,并且总是和她聊些关于生活,生意和文化方面的话题。她最近几个月都没有他的任何音信了——寄出了几封电子邮件,用他给的地址,但结果总是从服务器来的“地址不存在”的系统退信。 Raine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确认他是否还好。她真的有点担心了,说那人已经上了岁数,时不时要去医院一趟。她说她很想打电话到他工作的公司去问问,这是在她和我聊过之后产生的想法,因为我没办法凭借电子邮件地址或者聊天用ID判断一个美国人是不是还活着。 这有点感伤,但也发人深思…… 所以我就问她在中国一个人死掉了会有什么后果,她说那样的话他的聊天用ID还有电子邮件会被停用,所有的信息会被删除。不确定是否真的如她所说,或者在美国是不是有类似的法律。还有,如果一个人死了,那他的facebook、twitter、linkedin帐户又将怎样呢? 我倒是记得有一个高中学生的MySpace帐户。他被一个醉驾的司机撞死了。那个帐户还是激活着的,你还能看见他的朋友们留言给他……诉说他们的思念,追忆过去的时光。 我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有一个网上“笔友”,叫Tish,爱荷华州的。这真是太棒了,因为我可以我们是年岁相仿,境况类似,正可以相互帮忙出谋划策讨论各种社交上的问题,而不用担心在同学和朋友间产生闲话。她的确告和我说过几次,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父母……这样如果我不在人世了,就让我家人通知她。有点疯狂是不是?事实上我现在还和Tish有联系,几年前我还到爱荷华州去参加她的婚礼……和Scott开车横跨美国的时候还在她家停了一下。 无论如何,我想把我的这种感觉,这种思想分享出来——我们必须要好好欣赏我们或者的每一天……珍惜朋友,和经历的每个小时每一天…… 要知道,生命是多么脆弱。 (查看原文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