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时去度假的后果

 这次真的是尽了我的全力去减压了的……但是电子邮件和网络?我没有办法只好试着去回复一些紧急的邮件,而另一方面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子邮件不断地涌进邮箱。作为一个开放的社交媒介博客者,我会公开告诉人们我想要去度假。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会谅解的……但是可能有些刚刚建立起联系的人看到我迟迟没有回复合同反馈,会议通知和一些不仅仅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电子邮件时会有些沮丧。  但我也是普通人,我试着公开授权,直接和组织机构中的人联系…… 不想成为难题,因为假如我生病了,金字塔就会倒塌……但是仍然想强调的是人们经营的小生意其实是最有价值的资产。  在菲律宾我就像是一个疯狂的人那样到处跑……晚点的航班、船只受台风影响一连数天都无法开行……在交通堵塞时一连几个小时被困在出租车里……自从离开美国到亚洲来以后,我确实是变得更加有耐心了……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当遇到交通堵塞或者是低效率的通讯系统时我的神经还是会崩得紧紧的。  让人难过的是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凡事皆有两面性……我仍然记得作为一个从未到过中国或亚洲的美国人当时有多么沮丧。在这里,建筑工地不停地开工,在基础设施建设如此之快的发展中经济体里,居然也有停止运行的时间!或许是那些剩余的劳动力缺乏改善这个系统的工作动机吧。也许那得需要这些国家的年轻一代来更多地接触国际文化和思维才能改善那些(效率不高的)系统了……而互联网和交流则是接触那些文化的好平台。  当然,与此同时我也更多地认识和了解菲律宾生活中的那些沮丧—-灯火管制、高电费、马尼拉的交通拥堵,效率低下的公共交通系统,耍诡计骗钱的出租车司机,人们的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被消耗掉了,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给人形成这样一种印象:即在那样的一种环境中,你越是努力工作,生活就越是艰难,因为你的周围有那么多的力量在限制着。  我说这些是因为当我在餐馆吃饭时,我曾试图在无线宽带免费使用区域给手机充电并连接无线宽带(信号明明就在那里,可是手机却怎么也连接不上网络……)好像是我的手机通信也遇上通信障碍了。如果你对此感到紧张,那么你就会积弊…  本周四晚上我就会回到香港了,在那里网速非常快,电随便你用,而且交通运输系统也很有效率。  看来地点还是很重要的,过完这个假期后,我真的已经准备好全心投入到工作中了!

延期离开应该是值得的

  这片博文是在离开Batangas的车上写的。受台风的影响我们在推迟了整整两天后终于能“逃离” Puerto Galera岛了,可是我也因此错过了朋友Bas在Dau举办的生日晚宴。也有一些来出席热带MBA的成员错过了到泰国和韩国的航班…我真的很希望自己不会错过今天飞往Boracay的航班(12:20pm 起飞,我在车上写博客时是9:40am,应该会没事吧)那可是我今年唯一真正的假期哦! 但是即使我错过了这次的航班,我还是可以搭载单程飞机的…..这样就可以去Boracay见MikeMo 和 Attila了。   但是怎么说呢,如果你是和一些好的公司的人呆在一起的话,那么被滞留在一个热带小岛上几天的时间其实也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就像这次一样,假如按原定计划只是在星期二到星期四的下午和出席会议的那些家伙见面会谈,时间上确实是紧了些,而多花了周四晚上至周六早上的时间和他们在一起让我觉得自己受益匪浅。   考虑到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似乎给那些想到中国学习做生意、并且想更多的和一些有经验的网商交流的人设立一个类似热带MBA的项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和机遇,而且还可以促进彼此的发展,就像我们在香港和深圳组织的沙龙那样,而且还可以让他们在中国实习。   其实去年中旬我就和一些朋友讨论过上述想法了,把企业精神、冒险和学习全部结合以来,帮助网商和电子商务爱好者建立起进入中国的桥梁。 现在这个梦想越来越靠近现实了,也许是命中注定会遇上这次台风吧然后促使我能够和参加热带MBA的成员进行更多的交流。

热带MBA-花了好几天时间在首次会议上

  出席本次热带MBA会议是我此行到菲律宾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要知道我已经说了好几个月要去菲律宾的了)去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互联网公司的人进行交流。   这次会议是类似会议的第一 次,时间长达一个月,供互联网人聚到一起进行交流、联系、以及分享和学习,当然还有一起开心放松。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移动社交群体。人们因为保持关注这种发展趋势(或者是围绕着它的主题)而变得更加实际、更具流动性……在工作地点上也变得更加灵活。这似乎有点过了,像一个网络拖车人住在世界的另一边的不同城市里……而且让人觉得很累。   上一周我错过了很多会议和社交活动,因为我没办法既举办深圳电子沙龙同时又到这里来出席会议,所以在这么多的亚洲会议和要认识的人里我得认真权衡然后才能做出最好的决定!   本周二的下午,我和同样从深圳出发的James Sung 一起到了菲律宾( James 主要销售蓝牙和电话配件,他曾带我参观过他的蓝牙工厂并且一同接受过央视记者的采访。我们一起从马尼拉坐大巴去Btangas 码头,然后再坐船去Muelle( 见照片)。其实那本身就是一次冒险的旅程!我们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了解(因没能及时赶来而)错过了的一些事和组织本次会议并我握手的人。   这个不是传统的MBA(见我以前写的一篇博文—谁要一个MBA),但是我觉得“tropical热带的”对于在任何地方都能工作的这个想法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名字,而且是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学到的MBA。我真的很高兴能和越来越多怀者类似想法的商人进行交流而不仅仅是员工。为了保持全职工作,支撑团队和你周围的网络有时候会驱使你那样做。   旅游胜地Badladz 是属于外国人拥有的,该外国人还在网上销售潜水用的产品 …

在菲律宾的计划安排-工作+娱乐

         这个周日是父亲节—(想念你,爸爸。。),我从香港到了菲律宾。我的“菲律宾家人”在机场接待我 ,呵呵 其实是玛丽的家人。她的姨姨malou和哥哥Roc(如照片上),还有一个以前见过的朋友。他们坐地铁,吉普车,转巴士历经辛苦才来到机场。我们也是按原路这样回到马尼拉的,在离开机场之前,我们吃了午饭-披萨大餐。但他们有点害羞不愿多吃,说已经吃过了。。。我和他们聊天又记起了些菲律宾常用语 (上次过来菲律宾是一月份的时候)。 晚上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下面在菲律宾这段时间的计划,指导6月30号。  周一(明天)-留在马尼拉,去咖啡店和我的员工小组会面-乔尔,莱斯妮,还有几个新员工。 周二到周四-我的朋友克里斯告诉我,tropical MBA有搞个网络营销企业家聚会活动,我准备去参加,期待这个。 周 五去天使城看望干女儿charlotte和她爸爸bas,庆祝他生日。 周六到下周一-去长滩岛-轻松休假一天,邮件都不会看。可能会考虑把酒吧用品卖到这个小岛,这个海滩听说是世界顶级海滩之一。 周二-可能在马尼拉开个研讨会?其实去年12月份有开过一次,不过效果不理想。可能菲律宾人不喜欢旅行或者会见陌生人。这次应部分人要求,可能会考虑再开。 周 二或者周三-去看看奖学金项目的进度。 周四-飞回香港,从香港机场直接去兰桂坊参加好朋友lammy的生日派对。 计划都做好了,感觉很好。我觉得这是个好习惯,在博客上公开也能帮助我认识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又一次开始了我的旅行,去菲律宾啦!

  是的,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总是往返于香港、深圳和东莞之间,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把它当做旅行……就像我的朋友说的那样,那基本是上下班的往返过程罢了!   我这个人似乎总是停止不了工作和旅行。好像是从去年的三月份开始吧我就一直在旅行。说实在的,我很陶醉于其中的感觉,因为一旦你创造了一个对于办公地点无所谓的工作环境,只要有互联网(没有被限制的开放的互联网)和电,你就可以把大部分工作做完了。   我记得上次去菲律宾已经是今年一月份的事情了,现在我又带着一大堆出席商务会议的任务来到了菲律宾……同时也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给自己放个小假……要知道,连我的员工和客户都在不断地劝说我去度假哦,因为那样我整个人就可以放松一下并回复精神。   我从香港带了一些巧克力作为礼物送给朋友们(玛丽说那是很流行的一种礼物)真希望能把我的爱在第一天或第二天就传递给周围的每个人。(但是我很确定巧克力会在我的行李包中很快融掉的,呵呵)   我还会继续写博客的,希望这篇文章不会招来那些还呆在办公室上班而我却在漂亮的海边度假和工作的人的羡慕(嫉妒)的评论!呵呵!

第五届深圳电子商务会议-手机主题

         这个周六我们举办了第五届深圳电子商务会议,主题是关于手机和手机定位服务。         我们有三个演讲嘉宾: 1.拉里,广州Appartisan的总裁-演讲关于苹果手机应用程式的市场发展。 2.郑伟彤,金蝶的产品主管,讲关于 Kuaidi100.com 的经验模式。 3.赖安,无线技术公司的市场总监,讲关于GPS追逐定位系统对网络交易的影响。       经过之前几次的会议,尝试了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房间,不同的时间安排。我觉得最好情况是:大家坐在圆形桌子,开始每个人做自我介绍,第一个演讲完后休息10分钟,然后第2个演讲者,完后休息10分钟,再第3个演讲者,再到案例分析-交换名片。          在会议上,没有饮料和实物–这是个完全免费参见的研讨会,现在赞助我们的只有金蝶,给我们提供场地。还有些志愿者帮忙组织,志愿演讲嘉宾。       很开心的是,我们已经成功组织了五次会议,会计划第6次第7次,希望金蝶能长期给我们提供场所。         7月的还没确定,8月份将会有个演讲者讨论关于中国的知识产权和商标注册对电子商务的影响。正在寻找第2位演讲者。        以后还会讨论的主题有关于付款处理机,电子商务工具等等。         我真很喜欢组织这些会议,主要长期继续和检查,相信会有长期的价值。

成功举办珠三角国际精英会沙龙活动,更多的深圳交流

  珠三角国际精英会沙龙活动在暂停了好几期以后于昨天晚上(6月16日)在深圳重新启动了(我记得此前最近的一次活动是在2010年11月27日的EUCCC 10周年慈善会议– The Kempinski. )这次是David Shomaker把这个会议重新组织起来的,他叫我和其他9个会议志愿者帮忙推进和组织一系列新的每月会议。   这次会议是一些列新会议的第一个,于6月16日周四举办。总的来说,我觉得会议还是举办得比较成功的,David 把会议的时间定为晚上的7点到8:30,会议内容包含公司/或个人介绍,然后就是特邀嘉宾进行主题演讲。 • 交际和鸡尾酒—来这开会花点时间聊聊天,互相交换名片,这些都是人们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也许那就是人们喜欢来参加这个会议的主要原因吧,而不是去听那些人的演讲或是公司介绍。不管怎么样,演讲嘉宾总是邀请人们来参会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 公司介绍—这次会议的准备工作大部分是会议的9个志愿者做的,我有幸能在会上对我组织的深圳电子商务沙龙做一个简短的讨论并告诉与会者他们可以在每个月的其中一个星期六去参加那个会议。 • 每月案例学习—这次是由一个新的人力资源招聘人员(猎头)来谈论如何开发新客户和通过帮客户的公司招聘到优秀的员工以便能让 客户高兴。 • 10分钟的主题演讲—本次做主题演讲的是一位94岁高龄的老教授,他的名字叫Edward Tian,来自湖南省。他的 …

适应,失败总是成功之母——书评

  我花了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才读完了Tim Harford写的这本书“Adapt, Why Success Always Starts with Failure”(翻译为《适应,总是成功之母》,这个摘录真的吸引了我:我们比想象中的自己的还要盲目(第17页)……人类做的决定不可能每一次都是对的,我们要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要有勇气进行尝试,要有信心权衡利弊以便能利用好获取的信息并做出最好的决定。同时我们也要有谦虚的态度去接受自己犯的错误,并从中吸取教训,从而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和决策者。   当选民选领导者时他提出了一个很棒的注意。他在书中举了总统选举中小布什与克里的较量的例子(P20)选民投票给那些坚持到底的候选人而不是那些优柔寡断的候选人……而克里做决定时总是优柔寡断……他总是在不同的辩论中改变他的观点……所以他没有获得那些选民的支持,选民希望选出的是一位强势的而又不轻易屈服的领导人。   不管我们是否喜欢,试验和错误都是一种在复杂世界中解决问题的好方法……但是领导力好像并不是那样的。   作者举了苏联解体的例子来解释反馈总是被隐瞒的(或压住)……只有中央政府才能做出决策,而工程师们则被禁锢在固定的思维中,无法进行自由的思考、试验以及犯错。   本书中还有一些非常了不起的引用语,其中就有一个是中国的领导人邓小平说的: “摸着石头过河”—–邓小平 “有没有试过, 失败过, …

一周计划安排-深圳,东莞,香港和菲律宾

频繁奔波往返于深圳,东莞,香港,菲律宾这几个地方已成了我的规律的生活。上周我有休息了一周,一直呆在香港。 现在周末在深圳,准备取消几个见面安排,尽管这会令一些人失望或,但是我要学会说“不”。 下面是未来一周的计划: 周日-在深圳,做周计划,打算看完一本书“适应:失败是成功之母” 周一-去东莞,我的助理amy说大家都很想念我。(呵呵,好有爱!)有个做单车配件的客户想要从他深圳公司要一辆单车,可   能我骑过去东莞给他。哈哈 ,还没那么疯狂啦! 还有要工作。(我并不只是旅游和写博客的哦,也是要工作的!) 周二-继续呆东莞,希望不停电啊!希望有更多会议讨论关于中国电子商务项目和物流方面。下班后去香港。 周三-在香港,会见朋友Vlad,把他介绍给我在香港的朋友,研究一个针对香港市场的网络项目(还在初始阶段,详情暂且不说) 周四-在香港工作,晚上回深圳开会-关于networkprd.com的启动。 周五-网络会议,留在深圳,工作。 周六下午-网络营销会议-第5次,主题是:手机市场营销。 周六晚-回香港,会见从美国过来的朋友安迪,晚上和他吃饭。 周日早上-香港机场出发去菲律宾,在那呆到6月30. 准备去看望下我的员工,看奖学金项目的进度。

菲佣在香港如何找工作

我认识了个菲佣女孩Lyn,26岁,来香港工作一年了,刚刚辞职。她之前在一个印度家庭做女工。她说雇主对她很差,做不下去了。但是她过早辞职了,现在只有14天的时候工作证就到期了。 如果这十四天内没有找到工作(找到工作并住在主人家里), 就得返回菲律宾了。但是14天时间太短了,要面试,文件申请等等。 我的朋友威廉说他有在找一个跑腿的,她可以做一段时间,不过需要有工作签证。我有听说如果想招菲佣,需要有个资金25万港币的公司,也有些说你只要有香港身份证和固定工作就可以自己联系了。这个菲律宾女孩告诉我说,中介都会帮忙搞好一切,说我也可以雇佣她!我没有这个想法,但是好奇想了解,于是跟着她去了一个中介公司了解情况。 那中介公司是个虚拟办公室来的,其实就是一对夫妇,帮印尼和菲律宾的妇女在香港找工作。 那个丈夫接待了我们。他 问了我的一些个人背景和雇佣的原因。他说我需要有香港身份证才能雇佣她。我只有中国工作签证,所以不行。但是很奇怪她坚持说我可以雇佣她,可见她是多么绝望了。 在香港的菲佣,一周工作6天,周日可以休假去见见朋友(周末的时候,在香港的任何一个公园都可以看到很多菲佣在聚会) 然而这样的工作还是比她们在本国的工作好,而且香港的西联很强大,她们大笔的收入都通过西联汇给家人。 Lyn说她会去澳门的一个亲戚那先呆一段时间。 了解到这些,我感觉自己身为美国人很幸运,这世界真有很多不公平,决定于你在哪里出生。 以下是一些印尼和菲佣的招聘条件: 1.面试 2.雇主在签合同时付款3500港币费用 3.费用包括服务:领事馆查询确认费用,香港工作签证,文件处理费。 4.费用不可退还。 5.2年保险费1280港币,医疗费860港币,送女佣报到费用250港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