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波 – 现在明白为什么商人这么老了

(Mike 的原文) 我绝对低估了创业的艰辛…本以为有些客户,有点现金,其余的都能搞定… .. 哈哈,3年后(从Shadstone开始算是3年,如果从纽约barstore开始算的话是6年)艰辛仍在继续… ..  这是我在宁波地区的工厂度过的无数时光(余姚,宁波,永康 –遍布浙江省)… ..每次我都变得“更成熟和更聪明”,年龄递增,经验渐长。我不认为金钱可以买到这个,这是时间问题…相应的也要用到钱。但是,这就是为什么商人变得那么老的原因。这需要经验…与金钱…和更多的经验… ..事实是永不放弃,你就能成功。   这个工厂之城如此安静 4月2日我就29岁啦。我的生日,也跟新年一样,会回顾下自己在哪里,去过哪里,展望未来…   再过一年就30岁了,仍然觉得大部分时间,我给人的印象是像个孩子… ..因为有张娃娃脸,(感谢老爸!)仍然相信,我的某些行为仍有那么一点不成熟…但我不想长大…   “我们不会因年龄渐增而退出游戏,我们变老是因为我们退出了游戏。”(直译) -“We do …

美国公司在中国不再受欢迎了吗?

(Mike的原文) 今天在香港看CNN的时候…他们谈论一个民意调查,说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在对中生意中受挫…他们现在在中国的人数几乎为2010年2月的30%。   我承认…我一直有麻烦,但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感觉也是因为文化上的差异…没有积极或消极之感,只是文化历史有很大不同…   中国,我觉得,总是试图保护/保卫其历史…在这里政府有责任… ..来保护自己的人民…   但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在保护自己不受人民的侵扰。我想他们是害怕自己的子民会知道某些负面事件…担心人民起来反对政府… ..所以代之于直接面对事实,中国政府试图掩盖事实,隐瞒它,否定它。不管中国人喜不喜欢我这样说,这确实就是我的感觉…   中国不愿承认他们犯了个错误。他们将永远捍卫自己之前的决定,不想因为他们过去所做的丢脸。他们会忽视,会否认 – 但据我的经验,他们不愿直面事实。   以下是我这样说的几个例子; 1)工厂产品质量差 – 当然也是因为商人不想赔钱,但同时又不想丢脸。他怎么会承认自己的工厂 – …

谷歌重定走出中国

Mike 的原文 今天我在香港…拿到了美国领事馆给护照的加页…看CNN,八百年没看过这个了…   “漫无目的”的看有关谷歌的报告… google.cn变成google.com.hk – 基本上并到了香港的搜索引擎。   对我来说 – 这意味着他们已经离开中国。也许你没有意识到,香港是特别行政区,不会封杀互联网。因此,google.com.hk有所有中国政治敏感案件的信息…和黄片… – 而这些是中国政府不允许的。   所以,现在…跟新闻所说的一样,google.cn的命运掌握在中国政府手中…政府是否会将google.cn禁于防火墙外 – 也就是会不会让人们去google.com.hk (google.cn被归并的地方)仍是个未知数。   …

有了更多的读者-也不改初衷

(Mike的原文) 现在每天听到人说喜欢看我的博客,真好。当然,这也是我开博的初衷,从就职于美国企业过渡到企业家,做小生意,分享创办公司的经历。我记得当时在纽约跟Greg Schwartz和几个朋友一起晚餐,谈到我想辞了德意志银行的工作时,他们以为我疯了,当然也觉得,看看我辞职后做些什么,也是不错的!   我的博客叫– 在追求幸福(Happiness in Pursuit),来源于电影“Pursuit of Happyness”( “当幸福来敲门”)。Will Smith(或电影中他的什么名字)试图让自己融入美国纽约/华尔街。我做的正好相反–试图逃离美国纽约!哈哈,这就是我博客名字的来源。我有域名happinessinpursuit.com,但现在只使用个人博客,blog.michaelmichelini.com – 想着把happinessinpursuit.com建成有相同的目标和想法的网络博客群。 在佛罗里达,我有三本自1997年以来写的日记!后来翻了一下,都是些纯粹的情绪化的东西,比如对某个女孩动心,对别人的闲言碎语,讨厌某些课程啊… ..但文字帮助了我。   当年写的那些日记估计没人想看。我甚至大学的时候也有写日记的习惯,可一旦进入美国公司…就没写了。嗯,事实是,2003年夏天在纽约参加工作导向会的时候,当时的女友看了日记…恨了我大概两三天…大受打击,那几年都不写日记了。所以,我在美国企业的日子也都未记录在案。   现在,当得知每天都有人被我的博客感动,感觉很好,也增加了些许压力感 …

怎样度过你的人生

Mike 的原文  父亲刚给我发了一份扫描件,内容真的引人深思…希望能与你们分享并给你留下点印象。 我把它们打出来以免大家看不清楚:    主题:怎样度过你的人生 我读到过一名男子 在朋友的葬礼上致辞 他提到了她墓碑上的日子 从出生…到死亡之期 他先讲了她的出生日 满含泪水说了她的逝期 但他说,最最重要的 是这些年(1900 – 1970)之间的破折号。   那个破折号代表了 她在地球上生存过的所有时间… 现在只有那些爱她的人 …

谷歌4月10日会离开中国?

Mike 的原文 天…现在流言满天飞,说google.cn可能会在4月中旬走人。   这对那些员工意味着什么?谷歌员工可能是该行业最好的,相信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所有其他中国互联网公司会使出浑身解数能抓多少抓多少。 谷歌会在4月10日后永远离开中国? 2010年3月19日上午08点54分由Barry Schwartz发表 Bloomberg News(彭博资讯)报道说谷歌尽可能赶在4月10日从中国退出。彭博后来补充说,如果他们撤离,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彭博新闻社引用“中国商业新闻报”的报道,谷歌可能将宣布计划3月22日(这个星期一)正式撤出。声明称,预计谷歌会说将在4月10日完全撤离。 ,前谷歌亚太地区财务总监说,如果他们撤离,“就永远不可能回来了。”他说,这将是一个“被烧焦了的桥梁”,可能永远无法弥补。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谷歌真的永远离开了这个巨大的中国市场…对于所有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不正意味着机会吗?当然,百度(目前占据中国70%左右的搜索市场)在google.cn走了之后估计市场占有率将增长到近100%,但我相信,除了跟政府关系密切的第一大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人们仍然希望能有一些其他的选择…   所以请记住,任何情况都有其积极和消极因素。其他中国公司将聘请前google.cn人员,谷歌技术将转移到其他的中国公司并延续下去。 然后在100年内,谷歌将不再是唯一仅存的互联网公司!因为它今后不会在中国,很好!

周游于各国文化…试着灵活处理

(Mike 的原文) 每天都小心翼翼地跟不同文化打交道(好吧好吧,也许不是小心翼翼,但至少得意识到文化差异!)作为一个美国人,可以说我对各国文化一无所知…虽然跟印度,中国等其他国籍的人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以及有近5年的纽约生活 –没什么能跟离开自己的祖国,在其他地方处理这些差异相比。   就拿昨天晚上来说,我去参加圣帕特里克节(3月17日)。首先,我跟一些朋友(Jojo, Raine和她的家人)吃饭,吃了一大堆家庭自制中餐。邀请他们到圣帕特里克酒吧(圣帕特里克节是他们不知道的节日,实际上是昨日–在中国也是著名的一天,如果这天去理发,应该会给你带来好运),但他们不在酒吧交友。中国人,尤其是女孩,通常不会在酒吧。他们也许去KTV(唱歌)或去茶楼,但不去酒吧。如果要去酒吧,一般也只点私人座位,跳数量有限的几支舞而已。   总之,他们没跟我一起去酒吧 – 结果在那里碰到了一些外国朋友(见照片)。那是一家爱尔兰酒吧 – 跟节日气氛正好吻合。遇到了我的美国朋友Brent和他的一堆美国朋友。跟他在一起的有3个荷兰人,一个韩裔女孩,和一个社交名媛华裔姑娘 – Kiko Wu。   讨论的内容相当开放。2个美国女孩刚刚来中国几周,他们在康涅狄格州,纽黑文—耶鲁大学的一个护士学校学习。在中国看不到多少美国女孩,说实话都看不到多少外国女孩,尤其是美国女孩。因此,他们似乎因我们提出的敏感话题而更“紧张”。   也许几年前,我也会跟他们有同样的感受,但现在我已经可以比较坦然的接受各种文化了。韩国女孩,Kay,很可爱安静害羞,不会说什么过于大胆的言论。我就非常坦率,说一些边缘性的疯狂事情。而荷兰人,从我的朋友Bas 那里得知 …

朋友Rosemary的新书上市

(由Mike 发表于2010年3月18日, 原文)    朋友Rosemary Coate刚出了一本书-《42 Rules for Sourcing and Manufacturing in China(在中国采购和加工产品的42条法则)》。在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深表支持,也希望有一天能跟她一样幸运,出版属于自己的书。她来深圳旅游时,我们碰过面。此人在加工制造业和海外业务方面极富经验。我在她发布会的第二天才到(真对不起)但仍然要支持她并帮忙传个话:   大家好…   我的书在Amazon一直卖得很好,有几次位居商业书籍榜单第三名。有了营销的努力,这一切才得以成真!   我的出版商现在已开始营销活动,并定于明天(星期二2月16日)开网络发布会,,然后(周三3月17日)在Amazon上市新书。出版商还安排了3月24日的硅谷新书见面会和签名,这是我新书发行后的第10个推广会。   …

近在眼前的中国和东南亚之行

这是在手机上写的,我真为因互联网而更加开放的世界而欣喜。 我的助手jojo为我准备了下个月的行程,直到四月底,下面就是我的日程表: 从现在起直到3月20日——呆在深圳和香港打点我的生意,管理财务和现金流转,处理组织事物……总之是工作方面的乐事 宁波——3月25到27日,看看一些工厂,讨论仓储和合并方面的事宜,同时也看看一些秘密新产品的研发工作。 上海——我想我可能要坐火车去,或者由朋友开车送我去,我要在上海这个大城市从28日待到8日……我生日也会在那过,让我们看看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吧。我最近已经和那边的很多公司接触过了,从销售到市场,从联盟到运作,我们都有交流——我必须得花点时间理理清楚了…… 厦门,福建省——我4月8日到12日会在厦门,有人说那是中国的圣迭戈,我对此深有同感——海湾在一边,海洋在另一边……气定神闲,海纳百川。我在那主要是参加SMX(搜索引擎博览会),届时我将发表关于用互联网发展你的进出口生意的演讲 菲律宾——4月13日到19日,从厦门飞过深圳上空,一直飞到菲律宾的马尼拉。那边有Marie帮我做客户支持和运营newyorkbarstore,所以我想过去和她讨论很多事情……决定如何才能加深合作和提高效率。 4月19日到23日——泰国,那有个做互联网生意的同行,Dustin Ellard,我们讨论见面已经很久了,终于可以面对面的交流了。也希望能了解下租金的情况——还有拜访这些天和我做生意的工厂……这将会是我第一次到泰国来。 4月23日——去广州参加广交会——将要核对新产品,和跟我打交道的工厂交谈,总之是互联网的工作和发展方面的。 广交会之后就回到深圳,到时候我们再看看我对现在生意的认识会不会有所改变。也希望找到更大更好的成长空间。我爱互联网,并且这就是它对我的意义——电子商务和在线生意的发展——让我们一起旅行,共同学习。想了解关于这些旅行的更多细节,请继续关注我的博客。 (发表于2010年3月15日,原文)

小生意改变了我们

    (由Mike发表于2010年3月14日,原文)   我在尖沙咀的香格里拉酒店大堂等我的朋友scott taylor。他在delta tau delta fraternity工作。我们(2001年在西弗吉尼亚州)一个领导学院学术研究会上见过面。后来他去了亚特兰大的Stevens tech – 我在新泽西州的Stevens tech。7年前左右我们在洛杉矶的另一个会议上又碰到了,一起公路旅行去墨西哥的蒂华纳 – 现在因为他出公差,我们又在香港碰面。世界真小,呵呵。   他们在因公出差…真的让我意识到小企业和大公司的不同…和自己的诸多改变…   他们带着公司名片,支出报告和一大笔旅游预算。我难免嫉妒,也开始有点怀念在德意志银行的那些日子…但我还是喜欢小企业,自力更生自负盈亏…但一想到那些昂贵的酒店或私人司机如果是自己掏钱的话…就更难打开钱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