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个人, 商业, 社会>正文
未来的年轻人还会去上大学吗?到教室去?
发表于7 years前 个人, 商业, 社会 暂无评论

 我的朋友 Leon现在正在申请香港的工作签证,而签证获批的一个最基本的标准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个大学文凭。他是我遇到的当今世上很聪明并且有才能的程序员之一,但不幸的是,在签证时却因为未接受过正规教育而碰到麻烦(他的电脑知识是他父亲教的,同时他也自学和考取了一些相关的技能证书。)难道上正规学校接受教育是最好的方式……

 我觉得我是一个共享办公区,couchsurfing(愿意免费借宿陌生朋友或留宿在陌生朋友家,或约陌生朋友玩)以及简约主义的追随者。

 同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成人世界”同时也发生在小孩的学习环境中,即“学校”。这是很具有破坏性的,最近我读的一篇文章提到Peter Thiel梦想着带他的孩子从大学辍学去做生意。他那样做肯定会使大学的管理者不高兴的,因为要想把最好的学生从大学里带走……

 我的朋友 Marshall 给我发了这个节目,叫Khan Academy,据说它是现在很流行的一种新的学习方式。

 但我个人觉得受大学的收费体系的影响,(去学校学习的)阻力会越来越大。因为要申请贷款付学费,然后负债,接下来再用余生来还债。

 说实在的,人们在学校里究竟学到了多少东西呢?

 再次想说的是,我把这个看成是社交媒介在起作用。当然,即便是在今天我也还能看到一些孩子在家里接受教育,所以在教室以外的地方学习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在我们这个年龄段也要和孩子们互动。我们还需要面对一些我们很自然认为不会成为好朋友的孩子。是的,我说的是那些为了他们的午餐费而打架的小孩和把那些看起来有点怪的女孩挤出局的自以为是的女孩。

 因为当我们长大一些后就要面对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人,如房东、老板、警察和律师等。我们不能使自己完全避开长大过程中遇到的那些不喜欢的人,我们要勇敢地面对他们。所以在孩童阶段我们就要学习如何与不同的人相处。

 我得说我从来就不是组织或架构的粉丝,或者是强迫自己去学校学习一些对自己没用的课程。我现在还记得高中化学课上经历的挣扎,当时我觉得上化学课是完全没必要的,但是如果想上大学,就一定要我去上。(这好像是我在天主教会学校的修女告诉我的。)记得上化学课的第一天,Felimina姐姐把元素周期表放下展示给我们看的时候说,等上完今天的化学课后我们就要记住这些化学符号的特征以及表中的元素原子数和原子重量。我当时举起手来就问“为什么”。显然这个问题问得不是时候,因为这个对她的授课计划来说是一个挑战。她告诉我说记住那些知识对于将来上大学时很有必要的,因为在大学里,你理所当然地被认为已经学过这些知识了,或者它至少会使你在大学里处于领先地位。她还提到一些她的全明星学生回来探望她时说她的课程对于他们在大学里的学习帮助有多大,等等。那时候,每个周五我们都要对当周新学的元素周期表上的一列或一行进行测试。

 所以Felimina姐姐叫我下课后留下来和她进一步讨论。她问我为什么会觉得学化学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她说学习化学不仅仅有助于我的学业,而且对于理解日常生活的一些现象也是很有用的。(她说了那么多)但是我还是不买她的帐。于是她就问我将来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我说我想成为一个商人。我记不得当时具体是怎样反驳她的了,但是她说就算我将来做了商人,化学知识也是有用的,比如说在办公室里,如果某个人将要混合两种有毒液体时,它可能会着火或爆炸……我仍然坚持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必须要记住那个元素周期表……我告诉她那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假如将来我真的需要时我总是可以回顾所学的内容的。她也坚持说记忆是很有必要的……这种挣扎一直持续到我上完所有的中学化学课程。

 等我真的上了大学以后,第一次化学课上教授就给我们展示了标准的元素周期表而且还告诉我们说在一整个学期内我们都可以带着那个表,即便是在回答提问和参加考试的时候也是允许的,没必要浪费时间去专门记忆,因为那在当时已经是很容易可以获取到的信息了,而且当你使用的次数越多,自然而然你就记住了你所需要的信息。

 天哪! 那真的是很有趣……

给我留言


/ 快捷键:Ctrl+Enter
不想听你唠叨×